小说

弗里德里希·尼采的早晨咖啡

斯蒂芬·麦肯齐记录了弗里德里希·尼采、哈利勒·纪伯伦和曼提尼亚的狄奥提玛之间(大部分)友好的会面。

如果纪伯伦(Khalil Gibran)和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走进café,一起坐在一张小桌子旁,会发生什么?如果他们是朋友,至少是偶尔的——当他们意识到自己与人类的亲密时——或者是敌人,至少是偶尔的——当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人类的亲密时?

澳大利亚一个大城市里的两个研究生。一个痴迷于哈利勒·纪伯伦,二十世纪颇有影响力的黎巴嫩神秘诗人和作家先知。另一个是着迷于弗里德里希·尼采,19世纪德国著名的但被误解的哲学家和作者因此说查拉图斯特拉。这两名学生是在之前的戏剧学校认识的,他们都是热情的方法派演员。也许不出所料,他们倾向于过度认同自己的研究对象。他们刚从大学图书馆出来,就尴尬地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咖啡馆里,等待更多的咖啡和线索,但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研究课题彼此之间的联系是多么紧密。同样地,无论是尼采还是纪伯伦,这些曾经非常兼收并蓄的智慧爱好者,都没有意识到是什么让他们,以及我们所有人,走到了一起——他们对爱的爱。

弗里德里希:那么你今天早上浪费时间做了什么,哈利勒?

哈利勒:这一次做一个真正的学生——通过哲学诗歌和诗歌哲学,发现为什么人和如何成为人。我开始重读我心目中的英雄的杰作。你知道吗先知这本书在20世纪20年代出版的第一年只卖了1500本,但是现在已经卖了2000多万本了。这一定说明了很多人内心的想法。今天早上,我学到了很多关于认知心理学的知识,比我平常在那里学习的几年学到的还要多——例如,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能记住一个有7个数字的电话号码,而不能记住一个有8个数字的电话号码,以及为什么我们大多数人能记住一个有7个数字的电话号码。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理解我们的世界。它太复杂了!

弗里德里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明白什么是真正值得理解的。但我总是是一个学生。我已经正式地学习哲学很多年了,而非正式地学习和生活的时间更长。我学习哲学不是因为它能帮助我理解这个世界或其中的人。我学习它是因为它帮助我了解自己。

哈利勒: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或者至少是你唯一的朋友,我敢说你应该停止研究自己,开始研究其他东西。这会让你太自省,太善于分析,太热衷于找到的答案,而不是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你不释放你的智慧,让自己体验一个更深层次的现实,你可以在其中休息——体验它的本来面目,而不是总是想知道它不是什么?今天早上我突然明白了,那句话先知并不是放在一起来构建一个论点,而是从一个深处产生,提醒我们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失去了,但仍然真正拥有的——我们深刻的人类自由,我们神圣的联系!

弗里德里希•:哦,quatsch!胡说!我们生活在这个星球上不是为了听看不见的天使唱着诱人的塞壬之歌。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唱我们自己的歌:战胜,或者至少尽可能地抵制我们自己和其他人心中的恶魔。我们可以成为超人,也可以成为女超人,只要找到真正的自己,这是我们能做到的唯一方法——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那些杀不死我的东西,只会让我更强!

卡里尔:别忘了,大地乐于感受你的赤脚,风渴望与你的头发嬉戏!你内在的永恒意识到生命的永恒。知道昨天只是今天的回忆,明天只是今天的梦想。

弗里德里希:你有你的方式,我有我的方式。至于正确的方式——正确的和唯一的方式——它并不存在。有时候人们不想听到真相,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幻想被摧毁。

卡里尔:有些人说,“快乐比悲伤更伟大”,而另一些人说,“不,悲伤更伟大。”“但是我对你说,它们是分不开的。

弗里德里希:你听起来确实像一个预言家——一个愚蠢的新时代的预言家!这个时代已经买了两千万本你那愚蠢的爱情书,也没有什么比你从我的真实人类预言里偷来的更多了因此说查拉图斯特拉!

哈利勒:也许我们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同。也许我们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不同。人说,我一定是一个神秘的欺诈,不管那是什么,因为我喝了自己死亡48岁,后说“你的痛苦是打破阻碍你理解壳”,和“即使果核必须打破,暴露在阳光下,所以你必须知道的痛苦”,“你能让你的心对每天生活中的奇迹感到惊奇吗?你的痛苦似乎和你的快乐一样奇妙……”

弗里德里希•:(响亮地啜了一口双份浓缩咖啡)是的,在我死于梅毒之后,人们诽谤我说我是哲学上的骗子,不管那是什么意思,或者他们是这么说的,在我55岁的时候。真的,在说了“上帝已经死了”之类的话后,我成了一个被误解的爱人——命运、生活和一个不爱我的女人。但个体必须始终在社会中挣扎求生,才能使自己不至幻灭。如果你尝试,你会经常感到孤独,有时还会感到害怕。但任何代价都不能为拥有自己的特权付出过高的代价。

哈利勒:有时候做一个人很难——尤其是做一个有哲学的人!你在痛苦和需要时祈祷;但愿你们也能在喜乐的满足和富足的日子里祈祷!

弗里德里希:是的,无论谁与怪物战斗,都应该确保他在战斗过程中不会变成怪物。如果你凝视深渊的时间足够长,深渊也会回望你。

哈利勒:那么我们从各自的生活和相聚中带回家了什么呢?

哈利勒和弗里德里希共同的朋友狄奥提玛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她的英雄是与她同名的人,根据柏拉图的说法,曼提妮亚的狄奥提玛研讨会是不朽的苏格拉底的老师。她目前是牙科专业的学生。

狄奥提玛:嗨,伙计们!

弗里德里希:嗨狄奥提玛!

哈利勒:狄奥提玛,你是我们当中唯一聪明到知道什么是真正值得知道的——比如如何治愈人们的痛苦。答案是什么?我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狄奥提玛:你日日夜夜试图看到哲学之光,却不知道是什么阻碍了你——你自己的影子!但你已经知道了你真正需要知道的事情。我们需要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是,我们的生活是爱情故事,没有爱情故事是真正结束,直到它的英雄和女英雄找到他们的方式回到爱。引用你的话,哈利勒,在你最好的时候-

当爱召唤你时,请追随她,尽管爱的道路艰难险峻。当它展翼拥抱你们时,依顺着它,尽管它羽翼中的利刃会伤到你们。,当他对你说话时,要相信他,如果你在恐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爱的快乐,然后为你,你最好掩起自己的赤裸,离开爱的打谷场,踏入那没有季节的世界,在那里你将欢笑,但并非所有的欢笑、哭泣,但不是你所有的泪水。”

引用弗里德里希的话,在你最好的时候坏的,

“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会认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我们热爱生活,不是因为我们习惯了生活,而是因为我们习惯了爱……为爱所做的一切总是发生在善恶之上。”

用我的话来说,因为要真正了解别人我们需要真正了解自己

“因为上帝不是与人交往,而是通过爱。”

弗里德里希专横地站着,瞪着他们俩,怒气冲冲地沉默着,大步走开了。

©Stephen McKenzie博士2021年

Stephen McKenzie博士是墨尔本大学心理科学学院的高级讲师和在线课程开发人员。

本网站使用cookies识别用户,并允许我们分析网站使用情况。在您的浏览器中启用cookies后继续浏览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按照我们的隐私政策X